南甯銅價格聯盟

收破爛的父親

隻看樓主 收藏 回複
  • - -
樓主
  

遠方太遠,但詩在

The distance too far, but the poem here






圍爐夜話

王永彬


身無饑寒,父母不曾虧我

人無長進,我以何對父母




平凡的父親


- 1 -


不怎麼聯系的初中同學,發微信說碰見我的父親了。


不用說,父親又去收破爛啦。


父親幹收破爛這行二十五年了,他靠這個掙錢養家糊口,靠這個養大了我們兩兄弟,靠這個為我們撐起了一片天。想起父親的辛苦和勞累,我心頭頓時充滿了愧疚,作為兒子,我應該讓他過的更好。


晚上,我撥通父親的電話。如往常一樣,沒說幾句,父親便将話題轉移到他的“工作”上來。


他說左家莊有戶人家家裡酒瓶、紙箱堆成山,主人家本來不賣,但那家人的女兒恰好回娘家,嫌酒瓶放在家裡礙事,硬是讓她父母把破爛賣給父親了。


我在電話裡笑着說,那你運氣真好。



- 2 -


父親和母親從東北回到山東老家後,父親用自己帶回來的四百塊錢蓋了三間土房,和爺爺奶奶分家得了一個糧食缸及玉米,一床被窩,一個竹子編織的舊涼席、一個舊木箱及兩個大人用的鍋碗瓢盆,開始了自己的生活。


村裡除了有一家靠乞讨為生的人家外,似乎就屬就數我們家最窮了。和父親一起長大的一個叫吉同的朋友看不下去,就去家裡勸父親跟他做生意。


那時候,收破爛是一個新興行業,很少有人知道這個行業裡面的玄機。他朋友吉同跟父親說,這個收破爛雖然不體面,卻是掙錢的,給父親講了好多外人不知道的事情,收破爛本錢小,來錢快,還不會虧錢,養家糊口不成問題,更重要的是每天都能回家,比外出打工強。還說了幾個靠這個發家的事例給父親聽。


父親聽了很是心動,告訴他的朋友,自己就算想幹這一行,恐怕也幹不成。父親的朋友掏出兩百塊錢塞到父親手裡說,你明天就去鎮上買輛大輪自行車,先把自行車學了。


那天之後的一個月,吉同每天都去我們家,一是看看父親自行車學的怎麼樣了,二是去給父親傳授一些收破爛這行的知識和秘密。


在父親自行車學會以後,吉同開始帶父親出去收破爛,兩個人在一起幹了一個星期左右,吉同訴父親可以各幹各的了。分開之際,吉同還特意交代父親不許把這行的門道講給别人聽,說是現在做這行的人少才掙錢,如果多了,就掙不到錢了。


父親是個認真的人,單幹剛開始那幾天并沒有掙到錢,有的時候甚至是空手而歸。或許是窮怕了,或許是父親那股不服輸的勁在鼓勵着父親,在遭遇挫折後,父親非但沒有氣餒,反而越發勤奮了。天不亮,父親就出門,直到天黑的看不清人臉才回家。


我們家的的吃穿問題總算不愁了,家裡也開始置辦起東西來,還給我和哥哥買了一張鐵床,從此我們不用再和父母擠在一個炕上睡覺了。


父親早上出門前在家吃一頓飯,直到晚上回家才吃第二頓飯,所以我們家有個習慣,父親晚上什麼時候回來,我們家就什麼時候吃晚飯。早上等我們起床上學的時候,父親早已出門多時。下午放學後,如果回到家看到父親在家,說明那天收入還可以。我們就能按時吃晚飯,如果天黑了仍然不見父親回來,母親就會帶我們去村子的路口去等父親。可是父親回家後,并不急于洗手吃飯,而是坐在床邊掏出一大把零錢,多是兩塊的、一塊的、五毛的、兩毛的、一毛的,五塊的都十塊的都很少,反複的數,直到他把賬算清楚。



- 3 -


父親沒能靠着收破爛發家緻富,但我們家的情況漸漸好了起來。逢年過節,哥哥和我都有了新衣服。父親有時候還會給我們帶回一些驚喜。有時候是幾本圖畫書,有時候是些舊的玩具。随着知識的增長,我已經不滿足于看圖畫書,于是要求父親如果收到書刊報紙之類的就帶回來給我。所以隻要看到父親的自行車在家,我都會在他的書包和裝廢品的袋子裡翻一番。


那個階段,感覺父親幹收破爛挺好,每天都看見父親在數錢,雖然還不知道那些錢是多少,但總算知道父親是有錢的,何況有時還能得到一些課外書。


父親很感激吉同教會了他收破爛,讓他有了“一技之長”,所以每逢有“大活”的時候,他都會邀約吉同一起分享他的“大單”。所謂的“大活”不過是遇上有的人家要賣掉報廢的農用車、壞了不能再修的機器之類的,但是像這樣的大買賣,很少見,一年當中也就能碰上兩三回而已,一回的收入足足可以抵半個月甚至一個月的收入。兩個人一起出本錢,一起雇車把大家夥拉回家,一起拆掉,分好類,再賣到廢品收購站。最後把利潤平均分,通常每個人可以分到三百到五百,我們家也會因此割點肉來慶祝一下父親的好運氣。


父親的朋友吉同已經買了一輛手扶拖拉機,開始到更遠的村寨收貨,賣貨也不再局限于鎮上的收購點,收入翻了許多倍。拉父親一起做,父親不願占這個便宜,推辭說一個人幹自由些。父親和吉同一直保持着非常好的關系,每隔幾天他們就會互相串門,互相通報下收賣情況交流經驗,順便聊聊家常。



- 4 -


全鎮隻有一所初中,因為早上六點鐘就要上早課,晚上八點才放學,所以絕大部分學生都是選擇住校。周末才回家。一周雖然隻有五天,但期間家長總還是需要送一次幹糧,如果是夏天,可能還不止送一次。


随着年齡的增長,我慢慢認識到“收破爛”似乎并不是一份體面的工作,在同學面前也就不願談及父親的職業,實在避不開的話,就說“種地的”,在農村,那個年代,沒有不種地的。


同學們互相問父母職業其實是問“在靠什麼賺錢”,種地隻能解決吃飯的問題。有的同學不會滿足于“種地的”這個答案,會接着刨根問底“那你家的花的錢不是種地來的吧”,大家都知道種地賣不了幾個錢。被追問的沒辦法了,我就會以“收廢鐵廢銅的”,在我認為,“收廢鐵廢銅”似乎要比“收破爛”要高級些,自然也就體面些。有的同學很不給面子,就說“就是收破爛的嘛”,不管他說這話的時候是不是帶有嘲笑的成分,我都會對此耿耿于懷好幾天。


家裡隻有一輛自行車,還是父親運輸工具,所以父親的自行車就比其他的自行車多了一杆秤,一個舊書包,幾個裝廢品用的袋子和幾根捆貨物用的繩子,隻要有點常識的人見了,就知道父親是收破爛的。所以父親每次騎着他那輛自行車去學校給我送幹糧,我都是提了幹糧就趕緊離開,生怕會有同學看到我父親是收破爛的。


有時候周末跟父親聊天,我就建議他做别的,父親似乎知道我的心思,他說,他找不到比這更好的掙錢的買賣了,還說,他知足。至少沒讓我上不起學。我聽了默然,村裡有好幾個孩子沒有上學,這我是知道的。


後來學校開設了食堂,父親不用再給我送幹糧了,沒人知道這對我來說是一件多麼開心的事情。但我似乎一直很介意别人知道我的父親是收破爛的。


和妻子剛認識交往時,妻子問我父親是做什麼的,我習慣性的說,做小生意的。收廢舊金屬的。在聊了一會别的之後,我補充道,我父親是個收破爛的農民。



- 5 -


父親和他的朋友吉同鬧了不愉快。原因是父親未經他允許擅自帶了徒弟。吉同不到我們家裡來了,父親去找他,他也避而不見。父親理解吉同的心情,他知道吉同的一個遠方親戚曾經多次求吉同帶着一起“收破爛”,吉同因為沒有答應和那個遠方親戚還斷了來往。吉同的生意已經做得有點規模,已經在城裡設了個收購點,平時很少回到村裡,所以他去找父親好找,父親找他卻是不好找。有半年這個樣子吧,吉同沒有到我們家來。


事情是這樣的,村裡有個年輕人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事情做,在父親眼裡,這個年輕人自然是不錯的年輕人。父親就帶他幹了“收破爛”這一行。後來證明,這個年輕人真的很不錯,很快就自行車換手扶拖拉機,後來又換了東風小貨車,将“收破爛”幹的風生水起,“收破爛”成了村裡人人羨慕的好行業。這位年輕人後來幫了我們家很多忙,有些事情還多虧了他照應才得以過來。父親和這個半師半友年輕人到現在還保持着很好的的關系。


我們那邊過年有個風俗,年初一晚輩要給長輩拜年,上午給本家的長輩拜年,下午給其他長者拜年。吉同和父親雖然是朋友,但輩分卻低了一輩,所以每年這個時候,吉同都不會少了這個禮數。那個年初一,父親本來以為吉同不會來了。但中午剛過,吉同還是早早的來了,父親很是驚喜。


兩個不愛喝酒的人,喝了一下午酒,喝了不到二兩酒。臨走前,吉同說,在哪也沒有在這喝酒舒坦。父親說,那就常來。吉同說,等過幾年不幹了,回村裡住的時候天天來。


父親後來幾次謝絕了跟吉同進城一起開設收購點賺大錢的機會,也拒絕了他徒弟跟他一起幹的邀請。有次父親跟他們兩個開玩笑說,師傅發家當老闆了,徒弟也緻富了,就是中間的還是老樣子。他們也打趣說父親算是丢了“收破爛”臉了,讓父親選擇以後跟着他們其中的一個幹。父還是那句老話:一個人幹,自由。



- 6 -


父親在收破爛這一行裡算不上出類拔萃,卻是本分,幹一行愛一行。已經不需要努力掙錢的他,還是一有時間就去收破爛,無論是春夏秋冬,隻要條件允許,他都會騎着自行車外出轉一圈。有時候上午下雨,下午雨停了,他也會出去,好在每天都是在天黑之前回家。不管是掙十塊,還是一百塊,他都十分的開心。這也是家裡默許他繼續幹這一行的最後原因。


父親上了年紀後,話開始多起來,他驕傲的告訴别人,他曾經騎着自行車一天串過二十個村寨,一天騎行一百多公裡,載過兩百公斤的貨物……


我的父親,除了用“平凡”兩個字來形容以外,我似乎想不到還有其他的形容詞更适合他。但就是這樣一個人,用他自己的努力向我诠釋了作他作為父親的含義。 而我,又如何向父親诠釋我作為兒子的含義呢? 





作者簡介

文一

男,山東臨朐人,

貴州省黔西南州作家協會會員。

近年來發表小說、散文三十餘萬字。



背景音樂:

磯村由紀子 - 風の住む街

投稿方式:

文章投稿郵箱:baizhoutao@126.com。詩歌、散文、微小說、軟文、情書體裁不限

音頻投稿郵箱:LesongNazi@163.com。可以錄制你喜歡的詩歌、散文、小說、雞湯、劇本等等,文體不限,三到五分鐘即可。



我們歡迎所有喜歡寫作與聲音的朋友,隻為搭建一個原創的平台,歡迎大家加入我們,不定期舉行寫作與朗誦技巧分享,可在後台留下自己的微信号,将會有主編跟您聯系進群。



舉報 | 1樓 回複

友情鍊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