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甯銅價格聯盟

《善惡之争》第十七章 黎明的曙光

隻看樓主 收藏 回複
  • - -
樓主
  

             《善惡之争》

                第十七章 黎明的曙光

聖經中所啟示最嚴肅最光榮的真理之一,就是基督第二次降臨來完成救贖大工的真理。上帝的子民像旅客一樣久已寄居在“死蔭之地。”救主将要顯現的這個應許,給予他們一個寶貴而快樂的指望,因為祂就是“複活與生命”。祂要使“逃亡的人回來”。基督第二次降臨的道理乃是全部聖經的中心。自從人類的始祖依依不舍地走出伊甸園以來,凡具有信心的兒女都曾仰望所應許的主降臨,來打破那行毀滅者的權勢,并帶他們回到失去的樂園。古代的聖人都曾仰望彌賽亞在榮耀中降臨,作為他們希望的實現。住過伊甸園之始祖的七世孫以諾曾在地上與上帝同行三百年之久。他得以遠遠望到拯救者的降臨。他說:“看哪,主帶着祂的千萬聖者降臨,要在衆人身上行審判”(猶14-15)。先祖約伯在痛苦悲慘之夜,以毫不動搖的信心說:“我知道我的救贖主活着,末了必站立在地上;……我必在肉體之外得見上帝。我自己要見祂,親眼要看祂,并不象外人”(伯19:25-27)。

  基督再來建立公義的政權,這件大事曾感動聖經的作者發出最高雅最動人的言論。聖經中的詩人和先知曾因聖靈的感化而用生動的詞句詳述此事。作詩的人曾歌頌以色列大君的權能與威嚴,說:“從全美的錫安中,上帝已經發光了。我們的上帝要來,決不閉口;……祂招呼上天下地,為要審判祂的民”(詩50:2-4)。“願天歡喜,願地快樂;……都要在耶和華面前歡呼;因為祂來了,祂來要審判全地;祂要按公義審判世界,按祂的信實審判萬民”(詩96:11,13)。

  先知以賽亞說:“死人要複活,屍首要興起。睡在塵埃的啊,要醒起歌唱;因你的甘露好像菜蔬上的甘露,地也要交出死人來。”“祂已經吞滅死亡直到永遠;主耶和華必擦去各人臉上的眼淚,又除掉普天下祂百姓的羞辱;因為這是耶和華說的。到那日人必說,看哪,這是我們的上帝;我們素來等候祂,祂必拯救我們,這是耶和華,我們素來等候祂,我們必因祂的救恩,歡喜快樂”(賽26:19;25:8-9)。

  先知哈巴谷在異象中看到主的顯現,說:“上帝從提幔而來,聖者從巴蘭山臨到。祂的榮光遮蔽諸天,頌贊充滿大地。祂的輝煌如同日光。”“祂站立,量了大地;觀看,趕散萬民;永久的山崩裂,長存的嶺塌陷;祂的作為與古時一樣。”“祢乘在馬上,坐在得勝的車上。”“山嶺見祢,無不戰懼;……深淵發聲,洶湧翻騰。因為祢的箭射出發光,祢的槍閃出光耀,日月都在本宮停住。”“祢出來要拯救祢的百姓,拯救祢的受膏者”(哈3:3-13)。

  當救主将與門徒離别的時候,祂安慰他們不要憂愁并應許祂必再來,說:“你們心裡不要憂愁。……在我父的家裡,有許多住處。……我去原是為你們預備地方去。我若去為你們預備了地方,就必再來接你們到我那裡去”(約14:1-3)。“當人子在祂榮耀裡,同着衆天使降臨的時候,要坐在祂榮耀的寶座上;萬民都要聚集在祂面前”(太25:31-32)。

  在基督升天之時,那留在橄榄山上的兩個天使,向門徒重申主必複臨的應許,說:“這離開你們被接升天的耶稣,你們見祂怎樣往天上去,祂還要怎樣來”(徒1:11)。使徒保羅在聖靈感動之下作見證說:“主必親自從天降臨,有呼叫的聲音和天使長的聲音,又有上帝的号吹響”(帖前4:16)。那被放逐在拔摩孤島的先知也說:“看哪,祂駕雲降臨,衆目要看見祂”(啟1:7)。

  “萬物複興的時候,就是上帝從創世以來,藉着聖先知的口所說的”(徒3:21),這一切榮耀的事都要集中在基督的複臨上。屆時,那惡者長久握在手中的統治權便要被打破了。“世上的國,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國;祂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啟11:15)。“耶和華的榮耀必然顯現,凡有血氣的,必一同看見。”“耶和華必……使公義和贊美在萬民中發出。”“到那日,萬軍之耶和華必作祂餘剩之民的榮冠華冕”(賽40:5;61:11;28:5)。

  到了那時,世人所長久盼望的彌賽亞太平的國度便要在普天之下建立起來了。“耶和華已經安慰錫安,和錫安一切的荒場,使曠野象伊甸,使沙漠象耶和華的園囿。”“利巴嫩的榮耀,并迦密與沙倫的華美,必賜給他。”“你必不再稱為撇棄的,你的地也不再稱為荒涼的;你卻要稱為我所喜悅的,你的地也必稱為有夫之婦。”“新郎怎樣喜悅新婦,你的上帝也要照樣喜悅你”(賽51:3;35:2;62:4-5)。

  主的降臨已經成為祂忠實信徒曆代的指望。救主在橄榄山上臨别之時所發祂必再來的應許,照亮了門徒的前途,使他們心中充滿了喜樂和希望。這種喜樂和希望乃是憂傷所不能消滅,磨煉所不能蒙蔽的。在受痛苦與逼迫之際,那“至大的上帝,和我們救主耶稣基督的榮耀顯現,”乃是他們“所盼望的福。”當帖撒羅尼迦的教友把他們所親愛的人──這些人曾盼望可以親眼看見主的降臨──埋葬入土的時候,他們的心中充滿了悲哀,但他們的教師保羅卻向他們指出在基督複臨的時候所必有的複活。在那日,凡在基督裡死了的人必要複活,并要和那些仍然活着的人一同被提到空中與主相遇。他說:“這樣,我們就要和主永遠同在。所以你們當用這些話彼此勸慰”(帖前4:16-18)。

  在那荒蕪多石的拔摩島上,蒙愛的使徒約翰聽到了這個應許:“是了,我必快來!”他便發出殷切的響應,這也就表達了曆代行走天路之教會的心願,他說,“主耶稣啊,我願祢來”(啟22:20)。

  從監獄裡,從火刑柱和斷頭台上,就是許多聖徒和殉道者為真理作見證的地方,我們都可以聽到他們為自己的信仰和指望所發的宣言,從古時直到今日。在這些基督徒中曾有一位說:“他們确信基督已經親自複活,并确信在主來時,他們自己也要複活;因此,他們輕看死亡,視死如歸”(丹尼爾《基督在地上作王》33頁,Daniel T. Taylor, The Reign of Christ on Earth: or, The Voice of the Church in All Ages)。他們甘願進入墳墓,以便“複活自由”(丹尼爾《基督在地上作王》54頁)。他們仰望“主帶着祂父的榮耀,駕着天上的雲降臨。”“為義人建立天國。”瓦典西人也曾懷有這同一的信仰(丹尼爾《基督在地上作王》129-132頁)。威克裡夫曾以救贖主的顯現為教會的指望(丹尼爾《基督在地上作王》132-134頁)。

  路德宣稱:“我自己切實相信,審判大日決不會遲延到三百年之後。上帝不願,也不能容忍這罪惡的世界長久存留。”“那偉大的日子正逐漸臨近,到那日,這罪大惡極的國度就要被推翻了”(丹尼爾《基督在地上作王》158,134頁)。

  梅蘭克吞說:“這個衰老的世界現在離它的終局不遠了。”喀爾文囑咐基督徒“不要猶豫,乃是熱切渴望基督降臨的日子為萬事之中最可喜的事;”“忠心信徒的全家都要殷勤仰望那日。”他又說:“我們必須渴望基督,我們必須追求,思慕祂,直到那大日的黎明;那時,我們的主要全然顯出祂國度的榮耀”( 丹尼爾《基督在地上作王》158,134頁)。

  蘇格蘭的改革家諾克斯曾說:“我們的主耶稣豈不是已經帶着與我們相同的肉身升天了嗎?祂豈不是要再回來嗎?我們知道祂必回來,而且甚快。”那為真理殉身的黎特理和拉替麥曾憑着信心仰望主的降臨。黎特理寫道:“我相信──因此我才說,這世界無疑地已經臨到終局。但願我們同上帝的仆人約翰一樣,從心裡向我們的救主基督呼籲說:主耶稣啊,我願祢來”( 丹尼爾《基督在地上作王》151,145頁)。

  巴克斯特曾說:“主降臨的事對于我乃是最甜蜜最愉快的”( 《巴克斯特文集》卷17第555頁)。“信心的工作和聖徒的特性就是愛慕主的顯現,并持守那有福的盼望。”“在複活的時候,死亡既要成為最後被毀滅的仇敵,那麼,我們作信徒的人就應當如何渴望并祈求基督的複臨啊!到那時我們就要得到完全和最後的勝利了”( 《巴克斯特文集》卷17第500頁)。“一切的信徒應當渴慕,希望,并等候那日。他們得贖的一切工作,和他們心靈上的一切願望與努力,在那日都要成全了。”“主啊,求祢使這有福的日子速速來到”( 《巴克斯特文集》卷17第182,183頁)!這就是使徒時代的教會,“曠野的教會,”和一般宗教改革家的指望。

  先知的預言不但提到基督降臨的樣式和目的,同時也提供了一些預兆,叫人得以知道那日子的臨近。耶稣說:“日月星辰要顯出異兆”(路21:25)。“日頭要變黑了,月亮也不放光,衆星要從天上墜落,天勢都要震動。那時他們要看見人子有大能力,大榮耀,駕雲降臨”(可13:24-26)。《啟示錄》的作者形容主複臨之前的第一個預兆說:“我又看見地大震動;日頭變黑象毛布,滿月變紅象血”(啟6:12)。

  這些預兆在第十九世紀開始之前就已經出現了。這個預言的應驗是在一七五五年,那時有了一次空前慘重的地震。雖然這次地震通稱為裡斯本地震,但它卻延及歐洲,非洲和美洲的大部分。在格陵蘭,在西印度,在馬地拉島,在挪威與瑞典,在英格蘭與愛爾蘭等處,都覺到它的震動。這次地震的範圍,不下四百萬平方英裡。在非洲所遭到的震動,也差不多像歐洲一樣的猛烈。阿爾及爾大部分被毀滅了;在離摩洛哥不遠的地方,一個擁有八千至一萬人口的鄉村全部被陷沒了。西班牙與非洲的沿岸有了巨大的海嘯,淹沒了許多城邑,以緻釀成了大災浩劫。

  在西班牙與葡萄牙,這場災禍最為慘重。據說在加的斯沖上岸來的海浪竟達六十英尺之高。許多山嶺,“其中有一些是葡萄牙最大的山,都受了巨裂的震撼,似乎連根都搖動了;還有一些山卻在峰頂上開了口,很希奇地崩裂破碎,然後其破裂部分則輥落到山下的各山谷中。同時,從這些山上還噴出火焰來”(萊爾《地質原理》495頁,Sir Charles Lyell, Principles of Geology)。

  在裡斯本,“從地底下發出了隆隆的聲音,随即起了一個強烈的震動,城中大部分的房屋倒塌了。約在六分鐘的過程中,城内死亡的人數已達六萬。海水先行退落,露出沙灘,然後又湧流回來,超過平常水位五十英尺以上。”“在裡斯本的這場浩劫中,發生了許多非常的事,其中的一件就是有一個耗費巨款,用大理石築成的新碼頭,全部塌陷了。在未陷之前,曾有一大群人,聚集在其上,以求安全,他們以為在那裡不至被倒塌的房屋所傷害;不料那碼頭和其上的群衆,忽然之間陷了下去,後來連一個屍首也沒有浮上來”( 萊爾《地質原理》495頁)。

  地一起了震動,“随即城内每一個教堂和修道院都倒塌了,一切偉大的公共建築物差不多都倒了,城市四分之一的房屋也坍陷了。約在地震兩小時之後,城中數處起火,火勢極為猛烈,焚燒三天之久,以緻全城都變成廢墟了。地震發生的那一天正是一個聖日,當時各教堂和修道院都擠滿了人,所以死裡逃生的極其稀少”(《美國百科全書》《裡斯本》條目)。“民衆的驚惶恐怖,真是無法形容。沒有人哭泣,因為那是根本無法哭泣的時候,人們隻有惶恐若狂地東奔西跑,捶胸擊面,喊叫說:‘天啊,救我!世界末日到了!’母親們竟忘記了自己的兒女,隻是抱着許多基督釘十字架的神像亂跑。不幸的很,有許多人竟跑到教堂裡去避難。神父們雖然把‘聖體’陳設了出來,也是無濟于事。這些可憐的人雖然抱着聖壇,也是無用;所有的偶像、神父與民衆,都在這一場普遍的毀滅中同歸于盡。”後來有人估計約有九萬人在這一天喪失了性命。

  二十五年之後,預言中的第二個預兆──日月無光──出現了。這個預兆所以更能使人驚異的緣故,乃是因為它應驗的時候早已明确地指出了。當救主在橄榄山上與門徒談話的時候,祂曾描述到教會所要經過的長期試煉,就是羅馬教逼迫聖徒的一千二百六十年;祂也曾應許要把這苦難的時期減短。在祂說完了這些話之後,祂又提到在祂降臨之先所必有的幾個預兆,并且确定了頭一個預兆出現的時候:“在那些日子,那災難以後,日頭要變黑了,月亮也不放光”(可13:24)。聖徒受逼迫的一千二百六十年是在一七九八年結束的。不過約在二十五年以前,逼迫已全部停止了。按着基督的預言,在這逼迫停止之後,日頭就要變黑了。在1780年5月19日,這個預言果然應驗了。

  “在自然界的現象中,最特殊,最不可思議,而尚未得到解釋的,……就是1780年5月19日的‘黑日’了。這一天在新英格蘭一帶地方,整個天空籠罩着極奇怪的黑暗”(德文斯《我們的第一世紀》第89頁,R. M. Devens, Our First Century)。

  馬薩諸塞省一個親眼看到這現象的人,描寫當時的情況說:“早晨天氣晴朗,日光普照,但不久之後,黑雲蔽日,雲霧越降越低,深而且濃,繼之即有閃電,雷擊,并微雨。及至九時,雲霧變為淡薄,顯出黃銅的色彩,于是大地的岩石、樹木、房屋、水流和人,都因這道奇異非凡的光而變色。數分鐘後,一片濃雲密霧,布滿全天,僅餘海平面上一隙之光,整個地面已如夏夜九時的黑暗。……”

  “人們心中漸漸充滿了恐懼、焦慮和嚴肅之感。婦女們站在房門口,觀望着黑暗的景色;男人們則停止了田園裡的農作而回家;木匠擺下工具;鐵匠離開熔爐;各業工人也都關門閉戶;學校放學了;兒童們都驚惶地逃返家中。旅行的人也到最近的農家借宿去了。人人的口中和心裡都發問題說:‘将有什麼事情發生呢?’看上去似乎是将有一陣暴風襲來,或是萬物的結局已經到了。

  “人們點起蠟燭,燒着了壁爐,火光照耀,有如深秋無月之夜。……家禽回窩入睡,牛羊家畜也都回圈,青蛙鳴叫,夜莺奏曲,蝙蝠飛舞。隻有人們知道黑夜并沒有來到。……

  “塞勒姆教堂的牧師惠特克博士召集了聚會。在講道中,他也說這場黑暗乃是超乎自然的。其他許多地方也有聚會。在各地臨時講題所用的聖經章節,都指明這場黑暗正是應驗聖經上的預言。……上午十一時之後不久,黑暗最為濃厚”(《埃塞克斯文獻》1899年4月,卷三,第4期,53,54頁,“The Essex Antiquarian”)。“該地各處,這在日間所看到的黑暗是那麼濃密,甚至若不借用火燭之光,就不能看明鐘點,不能進餐,也不能作家常事務。……”

  “這場黑暗範圍之大也是非常的。在東方的法爾默思可以見到,在西部康涅狄格州極遠之處,直到奧爾巴尼,也有這黑暗。南方到海口,北方到美國人最遠的居留地,都可看到這同樣的景象”(戈登《美國獨立史》卷三第57頁,William Gordon, History of the Rise, Progress, and Establishment of the Independence of the U.S.A)。

  這一天的黑暗一直延續到黃昏之前,天空才局部開朗,太陽微現,但仍有濃黑的雲霧籠罩着。“日落之後,又是濃霧當頭,很快就到了黑夜。”“這一夜的非凡黑暗與可怕,不減于當日。雖然那天晚上将近月望,但若不借用燈火就不能看見什麼東西。而那從鄰居或遠處所發出來的燈火,似乎都被古時埃及人所經曆的黑暗所蒙蔽,幾乎無法穿透”(托碼斯《馬薩諸塞探密》卷十472号,1780年5月25日,Isaiah Thomas, Massachusetts Spy; or, American Oracle of Liberty)。有一位看到此種情景的人說:“當時我不禁想到,如果宇宙間一切發光體都被不能穿透的陰影所蒙蔽,或是完全被消滅,其所緻的黑暗也不會比這天晚上的黑暗更甚”(坦尼博士信函,1785年12月,Letter by Dr. Samuel Tenney, of Exeter, New Hampshire,見于馬薩諸塞州曆史協會文獻收藏第一批卷一第97頁)。當晚九點鐘雖然月亮升上天空,“但對于這死沉沉的陰影,卻不能消散分毫。”午夜之後,黑暗才消退。而月亮初現的時候,它的顔色是血紅的。

  1780年5月19日,在曆史上通稱為“黑日”。自從摩西的時代以來,曆史上從來沒有見過象這一次一樣濃密,普遍而長久的黑暗。當時親眼看見的人對于這件大事所作的描述,不過是聖經中話語的回聲而已,因為在這些事應驗之前二千五百年,先知約珥就已經說過了:“日頭要變為黑暗,月亮要變為血,這是在耶和華大而可畏的日子未到以前”(珥2:31)。

  基督曾經囑咐祂的門徒要注意祂複臨的預兆,并在見到這些兆頭的時候,應當歡喜。祂說:“一有這些事,你們就當挺身昂首;因為你們得贖的日子近了。”他又指着那些春天發芽的樹木,對門徒說:“你們看無花果樹和各樣的樹,它發芽的時候,你們一看見自然,曉得夏天近了。這樣,你們看見這些事漸漸地成就,也該曉得上帝的國近了”(路21:28,30,31)。

  但是自從教會失去謙卑與敬虔的精神,變為驕傲而形式化之後,那愛基督的心和盼望祂複臨的信仰也就冷淡了。那些自稱為上帝子民的人既專心追求世俗并尋歡作樂,他們對救主所發有關祂複臨預兆的教訓就盲目無知了。基督第二次降臨的道理竟被人忽略。凡與此有關的經文,因被人曲解而暧昧,以緻大都被人輕視而忘掉了。這種情形在美國的各教會中尤其如此。社會各階層所有自由安舒的生活,貪圖财利與奢華的欲望,産生了專求緻富的心理。他們一心追求名譽和勢力,因為人人似乎都有成功的希望。這一切便使他們的志趣與希望都集中于今生的事物上,并将那大而可畏的日子,就是今生事物盡都要化為烏有的日子,推到遙遠的将來。

  當救主向門徒指出祂複臨的預兆時,祂預先提到在祂第二次降臨之前所必有的背道退後的情形。那時要象挪亞的日子一樣,人人要忙于世俗的業務和宴樂的生活,買賣,栽種,蓋造,嫁娶,忘記了上帝,忘記了來生。對于一般生存在這時代中的人,基督曾發出勸告說:“你們要謹慎,恐怕因貪食醉酒并今生的思慮,累住你們的心,那日子就如同網羅忽然臨到你們。”“你們要時時儆醒,常常祈求,使你們能逃避這一切要來的事,得以站立在人子面前”(路21:34-36)。

  論到這一時代中教會的情形,救主也在《啟示錄》中說明了:“按名你是活的,其實是死的”(啟3:1)。對于那些不肯從怠惰苟安中儆醒振作的人,救主發出嚴肅的警告說:“若不儆醒,我必臨到你那裡如同賊一樣;我幾時臨到,你也決不能知道”(啟3:3)。

  人們必須覺悟起來,看出自己的危險;必須儆醒預備,應付救恩結束時期中的重大事件。上帝的先知宣告說:“耶和華的日子大而可畏;誰能當得起呢”(珥2:11)?在主顯現的時候,誰能站在這位“眼目清潔不看邪僻,不看奸惡”的主面前呢(哈1:13)?将有一等人呼叫說:“我的上帝啊,我們……認識祢了。”但他們同時卻違背祂的約,以别神代替耶和華(何8:2,1;詩16:4),并在心中隐藏罪惡,喜愛不義的道路;對于這一等人,耶和華的日子乃是“黑暗沒有光明……,幽暗毫無光輝……”的(摩5:20)。主耶和華說:“那時,我必用燈巡察耶路撒冷,我必懲罰那些如酒在渣滓上澄清的;他們心裡說,耶和華必不降福,也不降禍”(番1:12)。“我必因邪惡,刑罰世界,因罪孽,刑罰惡人;使驕傲人的狂妄止息,制服強暴人的驕傲”(賽13:11)。“他們的金銀不能救他們;”“他們的财寶,必成為掠物,他們的房屋,必變為荒場”(番1:18,13)。

  先知耶利米觀望到這個可怕的時辰,喊道:“我心疼痛。”“我不能靜默不言;因為我已經聽見角聲和打仗的喊聲。毀壞的信息聯絡不絕,因為全地荒廢”(耶4:19-20)。

  “那日是忿怒的日子,是急難困苦的日子,是荒廢凄涼的日子,是黑暗、幽冥、密雲、烏黑的日子,是吹角呐喊的日子”(番1:15-16)。“耶和華的日子臨到,……使這地荒涼,使其中除滅罪人”(賽13:9)。

  鑒于那大日所有的情景,聖經用最莊嚴而動人的話語,呼召上帝的子民要從屬靈的昏睡中儆醒起來,并要存悔改和謙卑的心去尋找祂的面。“你們要在錫安吹角,在我聖山吹出大聲;國中的居民,都要發顫;因為耶和華的日子将到,已經臨近。”“分定禁食的日子,宣告嚴肅會;聚集衆民,使會衆自潔,招聚老者,聚集孩童,和吃奶的;使新郎出離洞房,新婦出離内室。事奉耶和華的祭司,要在廊子和祭壇中間哭泣。” “雖然如此,你們應當禁食,哭泣,悲哀,一心歸向我。你們要撕裂心腸,不撕裂衣服,歸向耶和華你們的上帝;因為祂有恩典,有憐憫,不輕易發怒,有豐盛的慈愛”(珥2:1,15-18,12-13)。

  為要預備一班子民能在上帝的日子站立得住,勢必先完成一番偉大的改革工作。上帝見到許多稱為祂子民的人沒有為永生建造品格,因此祂便本着慈悲的心懷,發出一道警告的信息,要把他們從昏迷中喚醒,預備等候主的降臨。

  這道警告可從《啟示錄》十四章上看出來。這裡有一個三重的警告,由三位天使傳揚出來,緊接着便是人子降臨,“地上的莊稼就被收割了。”第一重警告宣布審判的時候已經到了。先知見到有一位天使“飛在空中,有永遠的福音要傳給住在地上的人,就是各國、各族、各方、各民;他大聲說,應當敬畏上帝,将榮耀歸給祂;因祂施行審判的時候已經到了;應當敬拜那創造天、地、海和衆水泉源的”(啟14:6-7)。

  這個信息乃是“永遠的福音”的一部分。傳福音的工作并沒有委托給天使,乃是交托給世人的。上帝固然用聖天使來指導這工作,他們在救人的大運動上固然負有責任,但實際宣傳福音的工作,卻是交給基督在地上的仆人去執行的。

  忠心的人們,也就是那些順從上帝聖靈的指示和聖經教訓的人,要将這警告傳給世人。這些人曾經留意“先知更确的預言,如同燈照在暗處;……直等到天發亮晨星……出現的時候”(彼後1:19)。他們曾尋求上帝的知識,過于尋求一切隐藏的财寶,并認為“得智慧勝過得銀子,其利益強如精金”(箴3:14)。所以主耶和華就将有關天國的大事啟示他們。“耶和華與敬畏祂的人親密;祂必将自己的約指示他們”(詩25:14)。

  那些能理解這真理并進行傳揚的人,不是一般博學的神學家。如果那些神學家真是忠心的守望者,殷勤懇切地查考聖經,他們便要知道夜間的更次;并且先知的預言也必把那快來的種種大事向他們顯明了。可惜他們沒有作到這一步,所以這警告隻好交給一班更卑微的人去傳揚了。耶稣曾說:“應當趁着有光行走,免得黑暗臨到你們”(約12:35)。凡是離開上帝所賜的光,或是在可以得到光的時候而不尋求的人,都要被撇棄在黑暗之中。但救主宣稱:“跟從我的,就不在黑暗裡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約8:12)。凡是專心一緻努力遵行上帝的旨意,認真順從所賜之光的人,必要得到更大的光亮;對于這一等人,天上必要發出光來,引導他們進入一切真理之中。

  在基督第一次降臨的時候,耶路撒冷城中有許多祭司和文士。他們曾受托保管上帝的聖言,很可以明察時兆,并宣揚應許之主的降臨。彌迦的預言已經指出主誕生的地點(彌5:2)。但以理也曾特别說明主降臨的時期(但9:25)。上帝曾把這些預言委托給猶太的領袖。如果他們還是不明白,而又不向百姓宣告彌賽亞的降生已近在目前,那真是無可推诿的了。他們的無知乃是由于惡意的疏忽所緻。那時候的猶太人一面為許多被殺的先知建造紀念碑,一面卻在尊敬地上的偉人,也就是撒但的仆人。他們專心争奪人間的地位和權力,甚至于盲目看不出天上之君所樂意賜給他們的神聖光榮。

  以色列家的長老對于這個曆史上最大的事件──上帝兒子降世來完成救贖的工作──的地點,時間和環境,原是應當用深切而恭敬的興趣去研究的。衆人也應當在儆醒等候,以便争先歡迎這位世界的救贖主。可是你看那兩個疲憊的旅客,從拿撒勒的山地下來,到了伯利恒,走遍那狹窄的街道,直到該鎮的東頭,也找不到一個安身過夜之所。沒有人開門接待他們。他們最後找到的安身之處乃是一個圈養牲畜的破舊茅舍。世界的救主便在這裡誕生了。

  衆天使已經看見過這位上帝聖子在創世之前與上帝同享的榮耀。他們也曾深切注意地展望到救主降世的時候,并認明這件大事要為萬民帶來極大的喜樂。他們奉差遣去把這大喜的信息傳給那些預備領受,也喜歡把這信息轉告萬民的人。基督已經虛己取了人的性質;祂要獻上己身作為贖罪祭,并擔負人類禍患的無窮重擔;但天使們還是希望這位至高者的兒子在屈辱之中,仍可在世人面前得到與祂品格相稱的尊嚴與榮耀。世界各地的大人物是否要聚集在以色列的首都來歡迎祂的降生呢?衆天使是否要将祂介紹給那些期待着的人呢?

  有一位天使到地上來,要看一看誰是預備歡迎耶稣的。但他卻看不出世人有什麼迫切等待的舉動。他聽不到什麼贊美和歡呼的聲音慶祝彌賽亞降生日期的臨近。這位天使在這蒙選之城和上帝曆代顯現的殿上徘徊了一時;然而在這樣的場所中,也顯出同樣的冷淡狀态。祭司們正在趾高氣揚,滿心驕傲的于聖殿中獻上有玷污的祭物。法利賽人也正在向民衆高談闊論,或是在街頭作誇大自矜的祈禱。在王宮内,在哲人學者的會所中,在拉比的學校裡,人們對于這使全天庭充滿快樂與贊美的奇妙大事──人類的救贖主要降生世上,都毫不在意。

  沒有什麼現象足以表明人們在期待着基督,也沒有人準備歡迎這生命之君。這位天使在驚奇之餘想要回到天庭,去報告這令人非常羞愧的消息。正在此時,他發現了幾個在夜間看守羊群的牧人。他們注視着滿天星鬥的穹蒼,思想有關彌賽亞降世的預言,并盼望這世界的救贖主降臨。這裡有一班人是已經預備好了,可以接受天上的信息。這位天使便忽然向他們顯現,宣布這大喜的信息。随後有天庭的榮耀照射在全平原之上。無數的天使顯現了,好像這場歡樂是過于一位天使所能傳揚的,衆天使便同聲唱出贊美的詩歌,也就是将來有一天萬國得救的子民所要唱的歌,說:“在至高之處榮耀歸于上帝,在地上平安歸于祂所喜悅的人”(路2:14)。

  這段伯利恒的奇妙故事,對于我們有何等大的教訓啊!它斥責我們的不信、驕傲和自滿。它警告我們務要儆醒,免得我們因可怕的冷淡而也看不出現代的兆頭,以緻不知道自己蒙眷顧的日子。

  衆天使不但在猶太的山地上看到了一班低微的牧羊人守候着彌賽亞的降生;他們也曾在異邦人之地找到了一些正在仰望救主的人。這些人乃是博士、富貴之士、東方的哲學家。這幾位博士是研究自然界的學者,他們已經從上帝所造的萬物中看到上帝。他們研究過希伯來人的聖經,知道“出于雅各”的星必要出現,便切切等待祂的降生,并知道祂不但要成為“以色列的安慰者,”同時也是“照亮外邦人的光,”“施行救恩直到地極”(路2:25,32)。他們乃是尋求真光的人,所以從上帝寶座那裡就射出光來照亮他們腳前的路。正當那些受托為真理之保守者和解釋者的耶路撒冷祭司與拉比們被籠罩在黑暗中的時候,有一顆天庭所差來的明星引領這些異邦的客人來到了新生君王的誕生地點。

  對于一切“等候祂的人,”基督“将來要……第二次顯現,并與罪無關,乃是為拯救他們”(來9:28)。基督第二次降臨的信息正如救主降生時的佳音一樣,也沒有交給民間的宗教領袖們。他們既沒有和上帝保持聯絡,又拒絕了從天而來的光亮;所以他們就不能列在使徒保羅所形容的那一等人之中:“弟兄們,你們卻不在黑暗裡,叫那日子臨到你們象賊一樣。你們都是光明之子,都是白晝之子,我們不是屬黑夜的,也不是屬幽暗的”(帖前5:4-5)。

  錫安城牆上的守望者按理應當最先得到救主降生的佳音,最先高聲傳揚主的臨近,并且最先向民衆發出警告,叫他們準備歡迎祂的降臨。但他們卻怡然自得地夢想着平安與穩妥,同時百姓也昏睡在自己的罪惡之中。耶稣看見祂的教會像不結果子的無花果樹一樣,長滿虛僞的葉子,而沒有結出寶貴的果子。對于宗教形式,他們作誇耀的遵守,但對于真正謙卑、悔改和守信的精神,就是那唯一能使人的服務蒙上帝悅納的精神,他們卻一無所有。他們不但沒有顯出聖靈的美德,反而顯出驕傲、形式主義、虛榮、自私和欺壓。一個冷淡退後的教會對于時代的兆頭是閉着眼睛看不見的。上帝并沒有撇棄他們,也沒有對他們失信;乃是他們離開了上帝,并使自己與祂的愛隔絕了。他們既拒絕履行上帝的條件,上帝的應許也就不能為他們實現了。

  這就是不看重和不善用上帝所賜的亮光與特權的必然結果。教會若不順從上帝的引導,接受每一線亮光,實踐主所啟示的每一個本分,則不免要堕落到徒具形式,而沒有活潑敬虔之精神的地步。這種真理已經在教會曆史中多次證實了。上帝要求祂的子民務要按所賜的恩典與特權,将信仰與順從實踐出來。順從是包含犧牲和十字架;因此許多自稱為基督徒的人就不肯接受從天而來的亮光,并像古時的猶太人一樣,不知道自己蒙眷顧的時候(路19:44)。因為他們的驕傲和不信,上帝就越過他們,而把自己的真理啟示給那些像伯利恒的牧人和東方的博士一樣順從所領受之一切亮光的人。

網址

複制

粘貼

用浏覽器打開店鋪☞https://weidian.com/?userid=1309783524&ifr=decorate_shop_qrcode_tpl_3025&wfr=decorate_shop_qrcode_tpl_3025

淘寶店鋪網址

複制

粘貼

請用浏覽器打開 

http://shop65755099.m.taobao.com/?



舉報 | 1樓 回複